位置:中邦作文網 >>作文800字 >>放紙鳶作文800字

放紙鳶作文800字

2016-11-12 07:45 | 中邦作文網 | 0人推薦 | 字數:800字 | 5條回復
放紙鳶作文800字

放風箏是每個孩童都津津樂道的事情,似乎那小小的高高飛起的風箏承載了他們童年時代一切對快樂的詮釋和向往。風箏飛的越高,小腳跳的越快,小手拍的也就越響,肆無忌憚的快樂與尖叫,隨著風箏的起落而此起彼伏。

在那樣一個草長鶯飛的季節,輕拂堤岸的楊柳沉醉在煙霧之中。我也曾和哥哥一起奔跑在田間的小路上放飛著自己制作的風箏。風箏是用枝條交叉支撐然后用厚厚的白紙粘在一起做成的。拿在手里特別的厚重。放風箏啦,哥哥遠遠的扯著線,我雙手托著風箏,哥哥忽的說聲放,便迅速的逆著風的方向奔跑了,如此這般要實驗好多次,風箏才終于搖晃著飛上了天空。我興奮的隨著哥哥一起奔跑著,歡呼著,歌唱著……

兒童放學歸來早,忙趁東風放紙鳶。如今,我的兒子兩歲半了,也知道看到鄰居家的哥哥放風箏扯著我的衣襟:媽媽,媽媽,我也要買世紀哥哥那樣的風登(箏)。都是從孩子過來的,看到兒子仰起的稚嫩的小臉上滿滿的渴望,我似感同身受的立刻滿足了兒子的小心愿。瞧,爸爸拉著他的小手朝超市的方向去了……

不一會爺倆拉拉扯扯的拖回來一個美羊羊風箏。人人都說春來早,欠我風箏五丈風。兒子扯著風箏,胖爸爸在巷弄里來回的跑著,兒子激動地跟在爸爸身后,像個小馬駒一樣一蹦一跳。可風箏一起一落,就是不愿飛起來。爸爸似乎累了,兒子好像有點失望,漫不經心的扯著風箏。

我領著兒子來到了大街上,風生風箏起。不一會風箏高高的飛了起來。兒子拍著胖乎乎的小手,自豪的招呼看熱鬧的小伙伴。我也激動地不斷讓兒子看風箏放的多高,媽媽多厲害……

眼瞅著再往前走就到了電線,我只好把風箏收回來。兒子興奮的拿著風箏,我纏著線,看到兒子意猶未盡的樣子,我安慰他;明天媽媽帶你去大蒜寶寶廣場去放,好嗎?媽媽,媽媽風箏給大蒜寶寶放吧?你說呢?嘻嘻嘻……媽媽,那是繩(什)么?那是月亮,月亮升起來了,小鳥都回家了。媽媽,小鳥回家睡覺覺的嗎?是的啊,兒子真聰明。咯咯咯……

夜幕降臨了,兒子也甜甜的睡了。我靜靜地把風箏掛在了兒子睡覺房間的墻上……

紙鳶沙發回目錄
2016-11-12 07:46 作家:作文大全1

——你離開我不到一年,但在我的記憶里卻是漫長的一段歲月。——如今,我不知道你身在何處,只知道咱們相隔兩地。

——我期待著每一只振翅的白鴿在我的窗欞上盤旋而下,念念不忘著你竹簡做成的信紙,一葉葉,寫滿了邑邑青青的回憶。

——我知道,你已經離開了,挈著那飄然的裙裾走向另一個世界。思念似潮水,默默地漫過無垠的忘川,連同對你的記憶,深埋在寂靜的海底——。

柳梢下的淚光

他,出身于名門望族,是名副其實的富家公子。她,出生在一間風雨飄搖的草堂,父親被王侯將相們拳打腳踢,欺侮致死。丟下她們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在動蕩擔心的下層社會勉強維持生計。母親在親戚們的助助下苦心經營一家藥鋪,生意終日冷冷清清。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夏日清晨,綠荷縹緲的清香氤氳著安定祥和的整個城鎮,他跟隨父母外出郊游。她,助助母親出城采購藥品。走出城外,須得經過那片芳香四溢的荷花池。當她挑著沉甸甸的扁擔輕聲哼唱著走上橋頭時,遇見了同樣將幽邃的目光傾注向自己的他。那是他和她的純真的邂逅。

河邊的細柳已見不到輕柔的飄絮,隱隱有幾只羽翼未豐的幼雛尖聲細氣地低鳴,滲透進被夏日的陽光曬得溫存迷醉的空氣中。“你叫什么名字呢?”“蕭斕,你呢?”她有些含羞地低下頭,兩頰蕩漾起盈盈的紅暈。“我叫藍譽,不過城里人都習慣叫我藍少爺,但我并不喜歡這樣稱呼,更不喜歡他們喊我時低三下四的樣子。咱們做朋友吧,過段時間我就要隨著父親去經商了,一離開就要很長的時日。我想聽聽你的故事。”他俏皮地眨著那雙精致的大眼睛。“我沒有什么故事,但我的身份和你能做朋友嗎?我爹爹他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天就被人打死了,聽母親說,是爹爹不忍心街上的一個老人被那些鎮上的老爺們欺負,就沖上去打抱不平,結果被他們打死了。我根本記不清父親的摸樣,我只是恨那些骯臟的被人們稱為老爺的人。”他望著淚眼撲簌迷離的她,突然心情沉重起來。他想起在他六歲那年,父親請幾個城里的富商到家里飲酒,席間曾興致勃勃地談論如何懲罰一位管閑事“刁民”而不受官府的法辦的故事。他清楚地記得,父親談起這件事時臉上是令人生厭的樂意。他,默默地低下了頭。她問他怎么了,他沒有說什么,只是覺得自己對不起眼前這位身世孤苦的少女。他暗暗下定決心,將來自己有能力時就要負擔起她們母女倆的生活。

“這個送給你,是我小時候玩過的,借著風就能飛翔,這也是我的夢想。”她接過了他遞過來的紙鳶,茫然地望了一會。他似乎覺得她的茫然沒有理由,但他并不知道,她從記事起,就沒玩過任何玩具。她望著紙鳶上那個經過精心裁剪的老人頭的輪廓,不禁又想起了爹爹。她再也按捺不住決堤的淚水,失聲抽泣起來。

他似乎讀懂了她的心聲,憐惜地望著她。

風,輕的聽不見它的呼吸。那年,他十六歲;她,十四歲。

永久的訣別

他,跟隨父親外出經商一去就是三年。三年的風霜雨雪歷練,

他已經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年輕商人了。回到了宅邸,他首先想起的,是她。她和她的母親過得如何,有沒有受人欺負?他放下行囊,心急如焚地飛奔到她家,眼前的情形讓他目瞪口呆。

蕭斕家大門已腐朽得面目猙獰,輕輕一推便發出吱吱的聲響。院里的幾進房屋也已布滿了厚厚的灰塵,蜘蛛網覆蓋著爬滿青苔的窗框。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蕭斕她在哪?她的母親又在哪?她的家到底遇怎樣的變故?有一股陰沉沉的氣息向他涌來,他緊張得可以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這不是藍府的藍大少爺么?他們家剛坑害死這苦命的娘倆,他今天來又是唱的哪一出戲?”他驚若木雞地聽著街坊話中每一個逆耳的字眼,他斷難相信父親會下此辣手。

他怒氣沖沖地闖進家門,面色沉重地沖進父母的臥室,他要證實這一切不是藍府所為。“蕭家的三條人命是怎么一回事?你們給我解釋清楚!”他已不顧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親,竟一把揪住父親的衣領,“你說啊!你當年打死了蕭斕的爹爹,如今,又毫無廉恥地殘害了她們母女?”“譽兒,你先不要激動,慢慢聽娘給你解釋。”“我不想聽你解釋,從今往后,你們不配做我的父母,我也不再是藍府的闊少爺,我要去贖罪,替你們贖罪!”他一把推開母親,摔門而去。誰都不愿相信,善良的蕭斕一家人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

他不知道,他走后,她娘的藥鋪生意越來越不景氣,最后倒閉。她們母女倆為生活所迫,不得不淪為乞丐。那天,饑渴難耐的她們來到藍府想討口干糧,充填轆轆的饑腸。他的母親怎能容忍兩個乞丐在藍府門前晃悠,便命令傭人用棍棒把她們打走了。因為過度饑餓虛弱,再遭此辣手,母女倆就這樣痛苦地告別了她們憎惡的塵世。

他沒有想到,相隔三年的重逢,卻演變成了一場永久的訣別。他更不愿相信,是自己的親人嬉樂間策劃了這場悲劇。

后來的故事

后來啊,或許對他來說,再也沒有后來了——

他在她們家藥鋪的殘骸里找到了當年他送給她的紙鳶,依舊是嶄新如故。他不曾知道,她是多么愛惜地保管著他們之間唯一的信物。從不曾落淚的他,蹲在蕭家門前,撕心裂肺地痛哭起來。他為她們全家立了一塊碑,他們的遺體卻再也找不到了。他將那只紙鳶深埋在了碑底的泥土中,一聲驚雷劃破了天際。他,就這樣跪在她家的墳前,跪了三天三夜,縱使結局已經無法挽回,但他依然要替親人們救贖,為自己的良心救贖。

他找到蕭家附近的畫師憑借記憶,為他畫了一幅她的畫像。畫中的她羞澀地微樂著,臉頰依舊是兩片娟娟的桃紅,他只看了兩眼,眼淚又不自覺地落了下來。他不相信,這樣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就這樣無辜地葬送在自己的府邸門前,消失在他的視線。

后來啊,又過了多數個后來,人們在他們曾經邂逅的那片荷花池邊找到了他的尸體。他的手中攥著這一把風箏線,循著冗長的絲線望去,一只風箏正在半空盤旋。他就這樣離開了人們的視線,就像她離開他的視線一樣。人們還在他的身下發現了一疊竹簡,墨綠的竹子早已褪色,但竹簡上的墨跡依然依稀可見。

——那天我與你在柳樹下邂逅,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朋友的溫暖。這是我第一次給女孩寫信,而且是寫給你的,所以我想用竹簡作信筏,希望你能看到它,并且能記起我——

——我知道,無論我如何做也無法彌補藍府對你及你的家人的傷害,唯一的方式,或許只有一死了之,到那個世界,繼續替藍府償還對你及你的家人所犯的罪孽。請不要怪我的自作多情,我又做了一個紙鳶,輪廓是你的臉,我希望能讓你看到它,也能想到我,想到那棵柳樹,想到那只刻著老人頭的,紙鳶……

江蘇省贛榆縣外邦語學校初一:李魏星

放飛我心中的紙鳶板凳回目錄
2016-11-12 07:48 作家:作文大全2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挫折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次失敗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一個人能否為了一個僥幸的念頭就放棄自己的一生?答案是否定的……當你一朝經歷惱人的挫折,當你一朝遭遇可怕的失敗,當你一朝油然而生僥幸心理,那么就請放飛自己心中的紙鳶吧!讓它飛得更高些,飛到天與地的盡頭。在那里,太陽開釋出萬丈光芒。光芒照耀紙鳶,那一刻,它所迸發出的力量會讓一切折服。當一切都在折服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人生需要一種心的開釋。

――題記

陽光驕傲地撒向萬物。好像一個勇猛無匹的救世主。陽光射進人心,似乎每一顆心在陽光下都赤裸裸的。也許風很吝嗇,從不向大家打招呼,一切都沉沉悶悶的。一會兒,烏云聚集到太陽周圍,似乎要召開臨時會議。往日明朗的太陽頓時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咕嚕嚕”一聲沉悶的嘆息。九月的天氣像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我匆忙走在上學路上。

來到學校,走到座位上,重復著做過一萬八千遍的機械動作,拿出了幾位“大人”。的確,這些“磚頭”的確是“大人”。于是我回憶起了幾天前的一件事。

上課了,同學們依舊像嘰嘰喳喳的小麻雀說個不停。老師沉著臉走進教室指著幾名同學陰陽怪氣地說:“你們去辦公室抱書吧!”聽罷,十幾位同學如急行軍般直奔老師辦公室。不到一盞茶的功夫,書就發了下來。“天哪!這要把咱們趕盡殺絕呀!這么多練習冊、輔導書,摞起來,比磚頭砸人不輕呀!”不知是誰脫口而出。老師瞪了咱們一眼。頓時教室里就炸開了鍋。“現在的局面,咱們是小人,磚頭是大人!”“同志們,咬緊牙關,準備好熬夜吧!”看著大家的言行,我的心情十分低落.

上課鈴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路。第一節課是――物理。

“唉!又是物理,真掃興。”我噥噥到。

屈指算來,開學已有兩周多了,可我仍沒什么感覺。特別是對物理極不敏感。固然老師講得十分細致,但對我來說就是對牛彈琴,毫無概念可言。尤其是那可惡的電路圖!對它實在束手無策。幾次物理測試,我的成績每況愈下,糟糕至極。我何嘗不是著急呢?那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固然我看不出電路圖的端倪,但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遙不可及的未來。往日一直自信的我這一回有點……

“李陽,你來回答這個問題。”老師清脆的提問聲把我的思緒拉回了課堂。“我…我…這,這是…”我站在原地支吾半天。驀地,教師四周異常安靜。這種死一樣的安靜足以讓我窒息。我似乎聽到幾聲竊竊私語:“還第一名呢,這都不會。”我的臉立刻變得緋紅。老師示意我坐下。我覺得自己似乎一具僵尸。老師低沉又略帶幾分關切地說:“下課到我辦公室來。”

“鈴……”下課了。這是一個令我急迫等待卻又不敢面臨的時刻。我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向老師辦公室,兩條腿像灌滿了鉛一樣。

老師對我說:“你這段時間怎么了?”我看著老師,不敢作聲。老師溫和地對我說:“沒關系。老師知道你一定有什么想法。”我咬了咬嘴唇,努力向老師外達清楚:“老師,我覺得自己學得有些麻木不仁了。我覺得自己沒有學物理的天分,您能助助我嗎?”看著我誠懇的目光,老師輕柔地說:“不要緊,萬事開頭難,數理化必須要多做題,題做多了,就容易了。”老師接著說:“老師知道你是‘常勝將軍’,不免有些壓力,對嗎?”我使勁地點了頷首。“老師知道你一定想學好物理對嗎?人生總會有挫折,但只要站起來,努力向前,就會勝利,我對你有信心,你也要自信!”聽了老師的話,我茅塞頓開,于是我邁著充滿自信,充滿勇氣的腳步走出了辦公室。

我來到操場,一切都是這么美好!陽光依舊撒向萬物,但少了幾分霸氣,多了幾分溫和。風大方地吹向廣袤的大地,涼涼的,輕輕的。就像幾滴清醒劑吹入我心扉。

生活就像夢魘,拋棄紙醉金迷的喧囂,留下的才是最美麗的人生。

生命就像一條大河,時而寧靜,時而瘋狂,實際就像一把枷鎖,把我捆住無法掙脫。這謎樣的生活鋒利如刀,次次將我重傷。我知道我要的那種成功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翅膀

花無盛?紙鳶#3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0 作家:作文大全3

花無盛?紙鳶

咱們一直如此,

像天空中的紙鳶。

似乎

咱們一直如此,

是彼此的端點。

咱們一直如此,

只隔著緊繃的線。

咱們終將如此,

線斷――

飛!

藍色紙鳶#4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1 作家:作文大全4

今年我14歲了,站在14歲的尾巴上的我佇足回望,不禁自嘲起來。當年自己是多么的無知,我總是寫下“其實當時我應當??????”、“其實我原本應該??????”的句子,來恥樂自己的任性與固執。

 ; ; ; 現在才明白,有些東西注定是要單槍匹馬的,不能說,一說就錯,然后還要繼續用語言去糾正因語言犯下的錯誤,太麻煩。于是我學會安靜,從懂事后我真正認識到我應該做個安靜的人。

如果人生可以倒帶,那么我希望在回到無憂無慮的童年,去挽回一些曾經失敗的事情。但是,那只是一種美好的幻想。現在我看自己的童年都是以一種仰視的目光,像一個滿身骯臟的乞丐不敢靠近心中圣潔的女神。柏拉圖是我心中尊貴的神,童年是我無法企及的烏托邦。童年明明就在眼前卻看不到,明明以隨時間走得很遠,但疼痛的感覺異常清晰猶如切膚。

??????那片樂聲讓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開著/我曾以為我會永遠守在她身旁/如今咱們已經離去在人海茫

茫??????

幸運的是我/曾陪他們開放

 ;

 ;

 ; ; ; ; ; ; ; ; ; ; ; ; ; ; ; 藍色紙鳶

9月28日,我出生在上海長海醫院。這是一個很理所當然的時間,很普通。但是姐姐說我是上帝遺棄的天使,那時我不懂浪漫,很不合時宜地問了一句為什么,姐姐說,天使應該是熱情奔放的,但有一些天使本性冷漠自閉,就像冰藍色的結界那樣,上帝要讓他們來到凡世,感受那里的喧囂。我問,這是真的嗎?姐姐說,書上是這么寫的。我相信了。

一歲,我開始說話。

一歲半,我開始學走路。

二歲,我會拉著姐姐的手說,出去玩!

三歲,我開始了記憶,開始了自己的美好童年。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喜歡和姐姐一起去上海南京路亂跑。夜上海永遠是美麗的,霓虹在整條街上隱隱浮動。咱們有意無意地經過舞廳,看見里面的男男女女狂舞不止,舞到涅方可止息。途經網咖,咱們看見線上的男男女女極度自戀但又極度脆弱的心。姐姐看著那些忘我的人對我說,塔塔,你長大了就會明白了。那時的我還很小,只可用一種不理解的眼光看著霓虹燈下的姐姐。那時,我只可認真的聽、仔細的想。

直到現在,我也一知半解、似懂非懂。

就這樣,我在慢慢的長大。

 ; ; ; ; ; ; ;

九月、憶紙鳶#5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3 作家:作文大全5

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九月的陽光依然有些刺眼,冷澀的將溫暖流向了遠方,偶爾途經的幸福、也被紙鳶載向了那些遠去的年華。

——題記

九月、花凋零

“最討厭秋天了。”琳遞來了一張紙條。“為什么?”我抬頭望了望講臺上的老師,仍在用不緊不慢是我語速講著“秦嶺-淮河”暖溫的分界線……

“看操場那顆桂花樹,都開始凋謝了,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一下子像是被抽走了一切的溫度,不用想我也知道那時臉色會有多蒼白,指節也微微泛白、紙條上已經被冷汗浸濕了一大片。

嗯,用她的話說:冷汗其實是不經意間的淚水。

它凋謝了我整個九月呢!

不曾變一字,像是約定好了的,九月,那個溫婉如玉的女子,終于還是掙脫了時間塵封的枷鎖,跳了出來在腦海中慢慢成型,一筆一筆的勾畫出,黛眉鳳眼。

頭突然疼得厲害,一陣接著一陣。

九月、原來我從不曾將你忘記,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晰。我一直都以為什么都結束了,其實不然、結束了的,只有你。而我,則無休止的在遺忘中緬懷。一次又一次,永無休止……

為什么還會想起你,你忘了你說的么?就讓我一個人擁有自己的世界,忘了你,對彼此都好。

和九月初始是冬天,所在的南方小城也罕見的下了一場小雪,紛紛揚揚,落地即化。我想,如果我不是我,她不是她,換成另外的兩個人,這一定是一個很美的邂逅,然后發展一篇童話般的故事,美麗的惹人羨慕。有些矯情的偶遇。我停下系鞋帶,然后她完全沒有看路,一直看著天空中飛絮般的雪花。至于后來,在很多一向以為幼稚的故事里,女主人公和男主人公華麗麗的相撞,相識、相知、相愛。而咱們也的確華麗麗的相撞了。可惜故事永遠是故事,與實際相差甚遠,“你沒長眼睛啊!”拋下一句話,留下還不明所以的我,摸摸鼻子,無奈的樂樂,有些郁悶。

依稀還記得,九月的性子并不是我想的那樣,被加工了的回憶溫暖了一切冷清。

有一種叫做緣分的東西交織了咱們的世界,將咱們開始連在一起。

到了學校,坐在位置上,拿出一本散文看著,品味別人的哀傷,將自己置身在一曲曲離別之殤里。“等會兒咱們班會轉來一位新生,女的,班花級別的。”“就因為那個未知的美女,你就不去上網了、不像你的性格”“呵呵,我等會換到最后一排去,老班要把那美女丟你旁邊。”“怎么說話呢,老班是你能叫的?再怎么說、人也是你爹。”“哦”“……”

“九月,請多多關照。”簡單的介紹了自己,聲響很好聽,婉轉入耳。漠然地抬起了頭,正巧她也在看我這里。第一感覺便是這個女子好有靈性,不知為什么。“九月,你坐纖塵旁邊,那兒。好,下面,咱們開始上課。”班主任指了一下我的方向,拿起課本開始授課。“我在哪兒見過你么?”我悄悄問身旁美麗又熟悉的女子。九月輕轉堪稱完美的側臉,看起來很驚訝“你真的忘了么?”

“你真的忘了么?”忽然幻想的多數場景在眼前閃過:奈何橋上,一個女子牽著男子,被黑白無常強行扯開,男子被陷入生生世世的循環,而女子總會在每一世找到男子,然后相愛,在每一世結束前告訴男子:“循環雖成殤,唯妾不相忘。”

后來,我把這一段臆想講給了煒聽,煒淡漠然然的說了一句我一直奉為經典的話,“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是唯一無二的,其實呢,他們只是多數精神分裂者其中的一個。”

“那我說了你別生氣。”“不會。”“今天早上你遇到的那一場美麗的邂逅的女主人公就是我。”九月怯生生的說到。看著小孩子口氣和滿眼都是擠出來的無辜的九月,忍不住樂了。

其實我到現在也不明白,剛見面的咱們為什么會像很熟的朋友一樣。她說:自來熟。

九月、憶紙鳶

有了一個算是比較好的開頭,接下來的故事就有些過分的順理成章。

九月也喜歡那種散發淡淡的憂傷的文字,還記得她拿起我桌上的散文集,歡呼雀躍。像是為找到了一個同道中人而高興。而我,也還記得,自己已經能安安靜靜地看著九月了。九月也喜歡寫些文字,不過她的憂傷太浮華,就像她自己,永遠沉淀不出厚重的韻味。

“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