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中邦作文網 >>作文900字 >>“100”萬的概念作文900字

“100”萬的概念作文900字

2016-11-12 07:51 | 中邦作文網 | 0人推薦 | 字數:900字 | 5條回復
“100”萬的概念作文900字

和倆孩子在一起是我最快樂的時光。當他們需要我的時候,我會說:“媽媽很高興能助助你”。如果他們能夠自己做到的事情,我還會說:“自己的事情自己做”。順便告訴他們解決的方法。比如最常見的就是打開零食包了,我先教會了哥哥“包裝袋的邊上會有一個小撕痕,一撕就開了”。這也是我一貫的育兒方法----授孩子以魚,不如授之以漁。

這個方法,我并沒有運用到兒子的書寫上。

兒子還小,剛剛我教會了他拿筆的姿勢,入園后就直接上了中班,開始接觸書寫了。拿起筆,連“1”都寫不直。他看上去有點焦躁,但是卻沒有明顯的對書寫外現出抗拒。我決定每天晚上陪兒子寫家庭作業,手把手,慢慢寫。一邊寫,一邊讀,兒子的小腦袋瓜特靈光,記憶力特別好。老師教的數字和筆順,他都認得,都能正確的讀出來。開始的時候,我緊握他的小手,全部有我來控制字形,慢慢的我發現,他的小手也有了一定的書寫方向,于是我便放松了緊握他的小手,開始試著讓他自己去結束,同時我的大手稍稍控制一下字的長、短、曲、直。所以兒子的家庭作業結束的很工整,每天都能得到老師在他作業本上畫蘋果,樂臉,棒棒糖的鼓勵。兒子越來越愛寫作業了,每次陪兒子寫完作業,咱們都要在稿紙上再寫一寫。每次我都發自內心的對兒子的外現給予真誠的肯定。昨天晚上,他自己獨立寫了“1”“2”“、”“---”還有“丨”寫的很直很工整。我由衷的告訴老公:我這么長時間以來的陪伴,真的是終于見到成效啦。

兒子很愛我,他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善良的品質是與生俱來的,我很欣慰這一點。在我和老公之間,他更懂得去保護我。屢試不爽,哪怕老公給我說話聲響大點,他也會說“汪汪隊前來救援”!娃哈哈!一天兒子說,“長大了我給媽媽一百萬,想買什么買什么”。多么慷慨,100萬,這個概念在他的詞匯里是怎么來的我都不知道。但是,我當時心里比蜜都甜!!!且不計較兒子長大了是否真能給我100萬,只當時他對媽媽的稚嫩承諾以讓我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媽媽啦!我擁有最好的兒子!謝謝你兒子,固然你還小,不懂得媽媽的話,但我還是想把自己的心聲用文字的方式寫下來:謝謝兒子給我帶來的快樂和幸福!謝謝兒子健康的成長!謝謝!媽媽愛你----永遠!

家的概念沙發回目錄
2016-11-12 07:52 作家:作文大全1

家 是個怎樣的概念? 在是值得咱們考慮的? 它無形給了你壓力. 無意中給了你痛苦. 家中的問題. 已不是誰的問題. 它是很模糊的. 你感覺得到它. 它就存在. 不過你可以無視它. 因為你過的很好!

快樂的概念板凳回目錄
2016-11-12 07:54 作家:作文大全2

什么是快樂?有人說:“吃喝玩樂,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俗,太俗了,這些想法怎么會存活于21世紀這個開放的大家庭呢!

有人不禁會問:“那你說什么是快樂?”難道你們沒聽說過以苦作樂嗎?劉禹錫臥室簡陋,卻能以苔痕草色為樂;歐陽修仕途坎坷,卻能以百姓安居樂業為樂;女排姑娘訓練艱苦,卻能以為邦家爭光為樂。樂不光是貪圖享受,苦中作樂,苦中品樂,才算是真正的快樂。

想必大家還記得春節晚會上的“千手觀音”吧!她們是聾啞人,大家可以想象得到她們在臺下訓練時有多辛苦。她們可以用動作給人以美的感受。但是,她們的指導老師和她們自己的勞動是靠虛名而來的嗎?不是的,在臺下她們歷經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來排練,她們什么時候喊過苦喊過累呢!

這不就是苦中品樂嗎?

再說咱們生活中,最重要的自然是學習。但是,不同人對學習有著不同的態度。有人以為:學習可是份苦差事,我要不然就馬馬虎虎過去好了。有人卻以為:學習是為了自己,只有前面不斷地付出和自己不懈地努力,最后才能取得卓越的成績。這不就是苦中作樂嗎?

學習的生活固然枯燥,但這是為了咱們美好的將來奠定基礎。考試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為什么有人的成績會名列前矛,有的人卻會一落千丈。這不就是學習態度的問題嗎?

快樂的概念就是要學會苦中作樂,在苦中能品出樂的滋味,那才叫真正的快樂!讀了我這篇文章,你懂得快樂的概念了嗎?

時間的概念#3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6 作家:作文大全3

時間的本質。沉默。

時間與生活的概念是什么,靜靜地思考一下,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知道。那么時間的性質又是什么,思考……

而我以為時間與生活的概念就是固然流逝,但是又會給你一次又一次的驚喜與快樂和那一個一個考驗你的機會。每一次考驗,每一個經驗都讓你變強大,有力量,能讓你在社會上生存,有立足之地。同時又讓你思念,讓你擁有想象的空間又不失實際,讓你不斷前進、成長。似白楊迎風沙成長;又似小流奮不顧身流到江海,為了前進到江海甚至將阻擋他前進腳步的菱石的角磨平了!這些讓你有了經驗。

而時間的本質是什么呢?

我看到過一個關于時間的小故事。

從前,有一個流浪漢,他在路邊乞討,衣服破爛不堪,眼睛紅腫,低著頭。樣子很可憐,所以不時有硬幣“叮當”的清脆聲在碗。每當一個硬幣落下,說一句感激的話。有一次,當他抬起頭時,發現時光老人在他眼前。他懇求時光老人再給他一次機會。經他苦苦的哀求,時光老人答應了。

剎時,一道金光出現,一個小孩背著書包去上學了。當他走在路上的時侯,他看見了別人在彈彈珠,忍不住手癢了起來,就擠進去玩了起來。然后,又和以前一樣,他又變成了流浪漢。

他又懇求時光老人再給他一個機會。時光老人“哼”了一聲,消失了。從此,每個人的時間都一樣了,不會再多一丁點兒。

是啊,浪費時間等于浪費生命啊!

讀完這篇故事后我知道了答案。時間一去不復返,再也不會回頭。所以要掌握現在的時間,不要讓他白白浪費。珍惜﹢努力,才能保護好屬于你的時間。這是你自己的時間。

珍惜時間,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光陰一去不復返。

時間啊時間……

美的新概念#4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7 作家:作文大全4

美的新概念 有一種美叫做高貴而奢侈的美,有一種美叫做平凡而自然的美,其實做人也是這樣,每個人都有自己最為獨特的美,從古至今,形容女子的時候都習慣用花來形容,事實也確實是這樣,在百花之中,最為高貴的還是牡丹,它象征著雍容富貴,寓意雖不錯,但我卻只對月季花情有獨鐘,月季花它雖沒有牡丹花的貴美,但它卻有著自己最為獨特的美,它的美毫無掩飾,它的美是一種平凡之美,自然之美,清新之美,然而我喜歡這種美,它-無疑是最美的...

韓寒 新概念#5樓回目錄
2016-11-12 07:59 作家:作文大全5

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求醫 韓寒(新概念,一等獎,轉載自《萌芽》論壇)

念書在外,身心疲憊,難免某日起床或腮邊凸起一塊或腿邊紅腫一片。一筆者寢室如豬窩,奇勝無比,上鋪更是懶得洗衣服。傳聞一條內褲穿兩個星期,第一個星期穿好后第二個 星期內外翻個身穿,最終他得疥瘡、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撓 得整張床吱吱有聲,睡衣上鮮血淋淋,而他卻不回痊愈,這就是為什么佛教在印度創始而在中邦發展。

第二天去學校醫務室,蓋我體弱多病,校醫已經熟識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問此番為何而來。我說疥瘡,她手一科,忙從我肩上抽回去,說學校條件有限,無法確診,最好去大 醫院。

于是我去了大醫院。大醫院固然大,但掛號處的窗口卻皆如鼠洞,勉強可以伸進去一只手。交完掛號費后,久久等待,里面竟無動靜。探身著個仔細,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 奇癢已被嚇去一半。填完單子,塞給那白掌,縮回去后,里面又沒了動靜,泰半天才飛出幾枚硬幣找于我。

揣著病歷卡去找皮膚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會議室,從第一會議室到第N會議室。開會對飲茶過多,不免上廁,所以會議室旁邊都是廁所。尋覓半天,不見皮膚科。于是我問一個大夫,那大夫態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墻一指:“那兒。”他踱出幾步, 良心發現,告訴我皮膚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外科里一個老先生在看醫書,正要打個招呼,后面一個婦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歷卡遞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飲,把婦女全身著幾遍,劈頭就問:“你得啥病呀?”婦女被問得愣住,我估計她一定在罵醫生盡說空話,知道什么病就不來醫院了。婦女說手上擦傷一塊正潰爛,說完撩起袖子,醫生示意不必,馬上開一張藥方,30秒不到,病已診好,這恐怕是全邦辦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醫對這方面很有經驗,事先勸誡我莫要去這種辦事潦草的醫生那里。于是,我換了一個女醫生。

怎知這家醫院的醫生事先都像對過口供,那女醫生也問我何病。我告訴她我癢。女醫生 比較認真,要我指出癢處,無奈我剛才一身的癢現在正在休息,我一時指不出癢在何處。醫生樂我沒病看病,我有口難辯。忽然,癢不期而至,先從我肘部浮上來一點點,我不敢動, 怕嚇跑了癢,再用手指輕撓幾下,那癢果然上當,愈發肆虐,被我完全誘出。我指著它叫: “這!這!這!”醫生探頭一看,說:“就這么一塊?”這句話被潛伏的癢聽到,十分不服, 紛紛出來證明給醫生看。那醫生樂顏大展,說:“好!好!”我聽了很是欣慰,兩只手不停地 在身上撓,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兩只腳彼此不斷地搓。

問好之后,醫生就在病歷卡背面寫。我見過兩種醫生:一種滿腹經綸,一寫可以寫上半 天,實質不外乎“全身突發性部分之大癢……足、頭、腹無處不癢……病人癢時癥狀如下……” 曾聞一個醫生寫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還有一種醫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張卡上就寫一個 “癢”。我今日所遇的女醫生有別于前兩種,寫了一段后筆下羞澀,無話可寫。看看同事, 正在伏案作文章,病歷卡上已經被寫得黑漆漆一片,頗為壯觀,一看就是權威和知識的代外。 這位女醫生不甘示弱,湊幾個字后實在寫不出,又怕她的尷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哪天。她 看著卡,認識我的名字“韓寒”,卻不知道普通話該怎么念,閉上眼睛讀:“園寒!”西格蒙•;弗 洛伊德有一本《 The PsyChopatologyof EVndny Life》上說,故意念錯一個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場侮辱。我尚不能確定她是否故意念錯,所以不便發泄,忍癢承認我是“園寒”。

她稍過片刻又運筆如飛,有話則長,無話更長,好不容易湊齊一頁,囑我去取藥。我拿 過藥方一看,只見上面不規則的點線圈,怎奈我念書多年,自命博識,竟一個字都不懂。我曾見過一個剛從大學出來的實習醫生,剛當醫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寫的字橫平豎直,筆筆遒 勁,失慎寫錯還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寫一個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 歷卡還沒寫好,病人早已一命嗚呼了。如此用心書寫的醫生已日漸少矣。我曾見過一篇雜文 說,現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謂狂草,醫院更是匯聚四方狂草專家的地方。一個醫生可能一輩子稱不上醫學家,但一進醫院就意味著你是書法家。

不料收費處也看不懂字,拉來旁邊一個老醫師問這是什么字,問明白后說這藥沒有,恐 怕要去藥店買。我再跑回外科那女醫生那里,她看我半天